周期驱动力有哪些?从四周期嵌套模型看,驱动长波最主要的力量是技术创新,房地产周期的驱动力量应该是房地产的投资,而中波的驱动力量则是设备投资,短波力量则是库存变化。除此之外,货币(或真实利率)也是重要的驱动力量,而在周期运行中,资产价格上涨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抵押加速和情绪加速现象。

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,加速器如何定义?我们假定,在均衡经济系统中,任何驱动力都是稳定增长的,这是一种潜在的增长力量。但真实经济中,驱动力的强弱是波动的,当驱动力量高于潜在水平时,则对周期有加速效应;而当驱动力量低于潜在水平时,加速器不但起不到加速作用,反而对经济起抑制作用。

我们将加速器对经济周期的作用划分为四个阶段:

第一阶段:加速。当驱动力量高于其趋势水平或潜在水平时,出现加速器的扩张,而这一扩张引致一系列正向的连锁反应,经济显得更有活力,加速器本身出现自我膨胀,加速效果进一步加强。如果没有其他抑制力量,加速器的自我扩张推动经济的扩张,经济周期加速向上运动,具体表现形式如技术的加速应用和产业化、货币的扩张、资本性支出的扩张以及存货的下降(供大于求导致的下降)等。

第二阶段:衰竭。当加速器自我膨胀到一定程度,将会出现一系列的约束:边际效应递减、资源禀赋瓶颈等,导致加速器难以进一步自我膨胀,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开始降低,如果没有其他加速器,经济也随之进入驱动力缺乏期。在这个时期,加速器及经济仍运行在其潜在水平之上。表现形式为技术成熟、新产能扩张无利可图导致资本性支出增速回落、货币开始偏紧但未到收缩之时、存货积累等。

第三阶段:抑制。第二阶段末期,加速器已是强弩之末,加速器的衰竭已经引起一系列的负向连锁反应,动力缺乏的加速器逐渐进入负反馈阶段,经济扩张戛然而止,开始运行在潜在水平之下。表现为技术从成熟变得缺乏活力甚至老化、货币收缩、投资收缩及存货增加(库存积压)等。

第四阶段:修复。第三阶段末期,这个时候,经济进入萧条(或类萧条),政策制定者意识到有必要止住加速器的继续下滑,加速器边际下滑最快阶段逐渐过去,变得越来越平缓,各种抑制因素也达到极致,加速器本身或其内部结构开始出现一系列的积极变化:技术改进或新的技术逐渐应用、货币逐渐宽松、需求逐渐好转提升产能利用率并逐渐推动产能扩张、订单开始恢复存货下降等,经济在加速器修复过程中逐渐复苏。

以上只是一个简单的加速器作用机制模型,但我们忽略了许多重要的因素:价格、利润和成本。加速器总是在价格上升、低成本、利润向好时启动并逐渐自我膨胀,边际成本利润率下降时进入加速器的衰竭期,而价格下降、利润下降时进入抑制期,最后是价格止跌、利润回升的修复阶段。

加速器机制:自我膨胀——衰竭——抑制——修复

加速器机制:自我膨胀——衰竭——抑制——修复

图6 加速器机制:自我膨胀——衰竭——抑制——修复

资料来源: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